中粮国际总部将迁日内瓦,瑞士非欧盟身份反成优势




      【财新网】央企布局海外又落一子。5月13日,在“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召开前夕,中粮集团总裁兼中粮国际董事长于旭波与瑞士日内瓦州轮值州长兼该州经济与安全部长莫迪特(Pierre Maudet)在北京签署了一项谅解备忘录。根据备忘录协议,日内瓦州政府会协助把公司全球总部迁往日内瓦的中粮国际,在瑞士拓展业务,并提供友好的商业环境。4月24日,中粮国际宣布将该公司总部迁至瑞士日内瓦,并在当地设立全球业务和贸易总部。
 
  据促成中粮国际总部迁至日内瓦的瑞士西区经济发展署介绍,中粮国际全球总部迁至日内瓦后,每年或将在当地创造约500亿瑞士法郎(约人民币3449亿元)的营业额。
 
  根据备忘录,中粮国际与日内瓦州政府还将根据“一带一路”倡议增进双边互通,加强中瑞双边大宗商品贸易合作。
 
  5月13日,来华参加“一带一路”国际高峰合作论坛的瑞士联邦主席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也见证了备忘录的签署仪式。
 
  洛伊特哈尔德在签约后的一场“中瑞商业大奖”颁奖活动上表示,瑞士赞赏“一带一路”倡议,相信“一带一路”建设将带动沿线国家更多投资;瑞士亦愿意积极参与并为“一带一路”建设合作作出贡献。
 
  洛伊特哈尔德说,瑞士已与中国政府签署了在能源、基础设施等“一带一路”倡议中关键领域的合作路线图,希望帮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高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并推进中瑞双方在学术、研发、能源、金融、旅游等各领域的合作。
 
  中粮集团总裁兼中粮国际董事长于旭波向财新记者介绍,中粮国际此次将全球总部迁往日内瓦,主要的考量是要为2014年收购的尼德拉和来宝农业,打造一个一体化的总部管理平台,巩固收购后的国际化人才资源优势,依托日内瓦在国际大宗商品交易领域的重要地位,提升中粮的国际行业地位。而日后中粮在北海、黑海和南美地区的布局,也将由日内瓦的全球总部指挥操作。至于中粮国际目前设在荷兰鹿特丹的总部,将定位为欧洲区域的总部。
 
  于旭波在解释为何中粮国际全球总部的选址,不选在鹿特丹或其他城市,而选在了日内瓦时说:瑞士当地的政局稳定、政府服务意识强、税率具有竞争力,加上中粮集团下辖的国际化人才与其他行业人才,都更愿意在日内瓦工作,皆是决定选址的重要考量。此外,日内瓦的时区适中,恰好可以同时覆盖国内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和芝加哥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的动态,也是考量之一。
 
  2014年2月和4月,中粮宣布收购荷兰农产品及大宗商品贸易集团尼德拉(Nidera)51%的股权、和香港来宝集团旗下来宝农业51%的股权,这两项收购耗资约30多亿美元,是迄今国内粮油食品行业规模最大的海外并购。2014年10月,两项收购完成最后交割。
 
  尼德拉是全球知名的农产品及大宗商品贸易集团,在世界18个主要进出口国家从事粮食分销和国际贸易业务,在南美粮源掌控能力和种子业务的核心技术方面占据优势。来宝农业是来宝集团的农业业务平台,主要从事农产品贸易和加工业务,拥有关键区域的物流资产布局和糖业务的产业链优势。
 
  于旭波表示,中粮现在需要有这样一个全球中心来整合国内外资源。同时,日内瓦也是全球重要的大宗物品交易中心。公开资料显示,全球35%的谷物、含油种子,50%的咖啡、50%的糖类、35%的食用油等大宗物品的交易均在日内瓦湖区域(Lake Geneva region)完成。据瑞士西区经济发展署中国区首席代表周顺介绍,全球还有25%以上的棉花、白糖、小麦、铝材、钢材等大宗商品的交易是在日内瓦完成的;虽然有些实际货物的运输不通过瑞士,但核心交易市场都是在瑞士。
 
  于旭波说,对照行业内的其他巨头“ABCD”(指四大国际粮商:美国ADM、美国邦吉(Bunge)、美国嘉吉(Cargill)、法国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这四家粮商垄断了全球80%的粮食交易量)也都把贸易总部设在了日内瓦;中粮国际将全球总部迁往日内瓦,将更有利于网罗国际人才,提升中粮在全行业的经营管理水平。于旭波还透露,从今年4月起,中粮国际已经启动了内部的一体化整合行动,预计到9月就会完成,“未来对外就是中粮国际一个牌子”。
 
  瑞士非欧盟身份反成优势
 
  瑞士日内瓦州的轮值州长、该州安全和经济部部长莫迪特就中粮国际总部的选址决定对财新记者表示,“我非常骄傲,中粮选择了日内瓦,我们花了很大的功夫来说服他们。”据莫迪特介绍,中粮国际总部此次落户日内瓦的相关税收条件,并未特别为中粮量身订做,而是适用给予外资企业的普遍条件。
 
  不过,日内瓦州政府拥有制定税率、签发员工工作许可等自主权限,在行政协助事务上亦能展现灵活性,“政府在引导企业落地的过程中参与度很高”。莫迪特说,他了解“及时给出回应,并寻找解决办法”,这对企业来说很重要。此外,莫迪特还介绍,日内瓦的核心行业之一就是贸易和贸易融资(trade finance);当地除了能满足特定业务和融资需求的银行服务外,相应的保险业务、法律业务、货运等各与贸易相关的各领域支撑服务链条也比较完善。
 
  位居欧洲大陆地理中枢位置的瑞士,虽与欧盟签有贸易协定,但由于其身为中立国、不加入任何同盟的政治传统,瑞士一直不是欧盟的成员国,也并未加入欧元区。
 
  在与欧盟各国地缘相接、人才相通的背景下,瑞士的经济、货币、移民政策和法律体系又独立于欧盟的管辖之外;这在欧盟内部意见整合日趋困难、行政程序繁冗的背景下,反而成为瑞士独特的招商利基。
 
  莫迪特承认,瑞士的政治身份,的确给瑞士带来许多优势。特别是当世界多地的经济民族主义浪潮兴起之际,尤为如此。
 
  由于瑞士拥有一套各主流政党长期共治、合组政府的独特体制,更确保了瑞士的政策波动幅度较小,政局不会因某一势力或单一人物的突然崛起而骤然翻转。
 
  “瑞士最大的吸引力是稳定性,我们知道要朝哪个方向去。” 此外,莫迪特说,2014年生效的《中瑞自由贸易协定》和货币互换协议,“对中粮这样的企业也很重要”。
 
  2014年7月,瑞士央行与中国人民银行签署规模约240亿美元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2016年1月14日,中国建设银行苏黎世分行开业,成为瑞士首家人民币清算中心。
 
  目前,瑞士是唯一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欧洲国家。由于欧盟规定,欧盟成员国不能独自与第三方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因此中国目前尚未与其他欧洲国家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日内瓦州长:对国企投资无疑虑
 
  莫迪特估计,中国和欧盟间的自由贸易协定若要签署,恐怕还要4─5年的时间,中欧之间的全面投资协议也还在谈判中。在中国与欧盟的协议达成之前,瑞士很愿意善用这一
 
  “时间差”来打开局面,吸引更多来自中国的投资和贸易机会。
 
  2017年,中国与瑞士将启动自由贸易协定的升级谈判,纳入包括机床工业品和金融服务等更广泛的商品与服务。
 
  莫迪特说,瑞士舆论感觉自身与中国人民联系紧密,他本人也曾多次到访中国。莫迪特分析,对于隶属法语区的日内瓦州而言,吸引具有中国国资、国企背景的企业赴当地投资,不存在任何国家安全考量上的问题。他说,德国或者是瑞士说德语的地区或许会对此略有疑虑;但是对属于法语区的日内瓦州来说,此举在政治、文化意识中的障碍并不存在。
 
  近年来,中国国企在进行海外收购时,频频遭遇外国政府基于国家安全原因的审查。近日,德国、意大利、法国等欧盟成员国政府,还在呼吁欧盟层面设立类似美国的外资审查机制,审查外来投资是否涉及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
 
  年利达律师事务所负责并购项目的中国区管理合伙人方健对财新记者表示,一些当地国家政府由于很难区分中国国企或国有资本的投资行为,究竟是商业行为还是政府行为;再加上许多国企和一些中国私企的业务属性,使其在投资策略上往往与中国政府的政策导向非常一致,这都容易招致误解。
 
  而周顺对财新记者表示,包括日内瓦州在内的整个瑞士,对此的态度都比较开放。周顺以中国化工以430亿美元收购总部位于瑞士巴塞尔的农业科技企业先正达(Syngenta)为例称,此举“在瑞士没有受到任何争议;其实,瑞士不仅在外交上中立,在经济上也是中立的。”
 
  谈及对瑞士与欧盟未来关系的看法,莫迪特表示,欧盟是瑞士第一大贸易伙伴,若欧盟发展得不好,对瑞士也无益。他期待法国新任总统马克龙上任后,欧盟能够与各成员国发展出更密切的联系。但他说,瑞士在短期内不会考虑加入欧盟,“我们有自己的牌可以打”。
中粮国际总部将迁日内瓦,瑞士非欧盟身份反成优势 2017-5-18 本文被阅读 694 次
 

地址: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岚山港北 邮编:276808 电话:+86-633-2631586 传真:+86-633-2631556 鲁ICP备案17034042号 流量统计